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体育赛事 > 正文

我,一个球迷的故事

时间:2020-11-21 20:02:06 来源:互联网 作者:admin
2001年10月7日,米卢率领的中国国家队在沈阳五里河体育场,在打平即可出线的大好形势下,中国队凭借着上半时第36分钟于根伟的精彩进球,宣告了中国队提前两轮晋级2002年韩日世界杯决赛,更圆了中国球迷44年进军世界杯的梦想。(资料图片)2001年10月7日,当中国队1:0击败阿曼队后,我立刻通知单位的所有同事,说翌日要在酒店举行庆功宴,祝贺中国队首次获得世界杯的入场券。几位球迷同事都爽快答应了,但几位领导似乎有点不理解,都一致强调单位没这方面的经费。我的声音就大了:“我是自费庆功,无需单位报销,你们就放心去吧!” □ 霍寿喜 倘若没有足球,我真不知道1982年的暑假该怎样过。 那个时候,我已读了两年中专,而几位没考上中专的初中同学刚刚经历过高考,我得知他们考得非常不错——其中有三位后来分别被复旦、南开、二军大录取,而中考时,我的总分居全县第一,他们因为没考上中专,才不得不上高中……我的懊恼可想而知!因为预感到一场情绪灾难,所以早在放假前,我就决定暑假留下来看校。 幸运的是,那一年央视第一次全程转播世界杯足球赛,我的心思全放到济科、苏格拉底、罗西等超级球星上了,不能考大学的痛苦暂时消解了。但因为模仿济科的倒钩射门,我在球场上重重摔了一跤,好几天生活不能自理,幸亏留下来看校的还有另三名同学,打饭、洗衣之类的事,就由他们代劳了。中专毕业,我被分配到大别山区。1986年秋,我参与一项课题研究,具体工作就是骑自行车到郊区的农作物试验地取土样。不过,那个时候我已经迷上了马拉多纳。老马带球连过英格兰球员最后把球送进网窝的场景,放电影似的,几乎每天都在我的脑海里流动。和同事们踢球,我也想方设法模仿老马的动作,以至于搭档们都怨我“不传球”“不配合”。即便是在取土样的路上,我脚踩自行车,心里也常常想着老马的带球突破。自行车向前跑,宛如老马向前冲,车踏板自然就是球了,脚的花哨动作也就多了。有一天,骑行到试验地前的大下坡时,我又把自己当成老马,又在玩“自行车足球”了,却没料一辆板车横穿马路,单手扶车的我躲闪不及,又没能刹住车,前轮碰到了板车的尾部,惯性太大,我被摔成了“狗吃屎”,自行车上的取土箱也被摔开了,里面装的20只圆形小铝盒(土样容器),滚了一地…… 1989年,我调动到一座江南小城。上半年,轻松拿到了自学考试的大专文凭;下半年,我又报名参加了本科段的考试,科目是政治经济学。偏偏这时,世界杯亚洲区的外围赛已进入最后的“六强决战”阶段,中国队首场击败沙特,一下子就把我的胃口吊了上去。眼见着就要考试了,我根本没心思看政治经济学,而一心泡在《足球》《球迷》这类报刊里,研究中国队的出线前景。那个时候,彩电还不普及,每次看球我都要跑到大哥家,一来一去,就耗掉了整个夜晚。最要命的是,中国队的前景忽明忽暗,每场比赛都事关出线形势,所以我一场都不敢错过。记得中国队最后迎战卡塔尔队,只要获胜就能出线,当中国队率先攻入一球后,我在大哥家情不自禁地跳了起来,却没料到,卡塔尔队后来连进两球,中国队惨遭淘汰。翌日,我的“政治经济学”也考得一塌糊涂,在最后论述题的答题处,我竟然写了这么一行字:“为什么中国队会两次遭遇黑色三分钟?” 中国足球带给我最大的快乐,是拿到了韩日世界杯的出线权。 2001年10月7日,当中国队1:0击败阿曼队后,我立刻通知单位的所有同事,说翌日要在酒店举行庆功宴,祝贺中国队首次获得世界杯的入场券。几位球迷同事都爽快答应了,但几位领导似乎有点不理解,都一致强调单位没这方面的经费。我的声音就大了:“我是自费庆功,无需单位报销,你们就放心去吧!”其实,早在两个月前,我就瞒着妻子,积蓄了两千元稿费,目的就是在中国队出线时“乐”上一回。单位人少,总共才二十几人,两千元的“专款”堪称奢侈了。那天的宴席,单位领导和同事全来齐了,气氛很热烈,共喝了六瓶白酒、四瓶干红、三箱啤酒,都夸我是大方的男人,是真正的球迷。一位女同事吃完后还问我:“下一届世界杯外围赛何时开战?中国队还有希望出线吗?” 一晃,又过去了19年,中国队在这期间的4届世界杯外围赛中均惨遭淘汰。中国队何时才能杀出一条血路,再度冲进世界杯,谁的心里都没底。我只能默默祈祷——但愿中国队能再给我一次“自费庆祝”的机会。新闻推荐北京冬奥徽宝“上新”昨日,销售人员展示冬奥徽宝底部镌刻的2022北京冬奥标志。当日,北京2022冬奥徽宝系列产品发布会在北京工艺美术博物馆举...